窃.格瓦拉 时代

宽以自我,严于他人

对于民众来说只要法律没有禁止的,都可以做。对于Gov来说,只要法律没有准许的,做了都属于越权。所以我们看广西 窃.格拉瓦 出狱后被网红公司追捧一事,不难看出这个社会的一些状况。

对于 格拉瓦来讲,出狱后他是一个自由人,只要法律没禁止的事,他都可以做,旁人无权干涉。他能做“网红”不管是社会上的人认同他的价值观,还是猎奇,审丑,都无所谓。因为没有违法。所以作为普通人,你无权干涉他人的所思所想,所作所为。现在议论纷纷的核心在:一个道德低下犯了罪并接受了法律制裁的人,因为清奇的言论而受追捧,这种人可以因为一夜之间成为名人有可能赚到普通人一生不能赚到的财富。关键点在“名利”二字。 这就受到了道德高尚的人的批判:一个品行低下的人,一个有前科的人怎么可以不劳而获? 如果这种人都成了人生赢家,会造成社会上多少年轻人去追逐这种理念? 不可取,要抵制,要打倒。

这样的舆论情况,大多数人的批判,社会哗然。所以,Gov 出手了,因为对于格瓦拉个人,他们不可以非法行使行政权力去制约某一个人的职业发展。但他们可以管理运营公司,这在他们职权范围内,所以约谈经纪公司,变相封杀格瓦拉。

但是你仔细想想,gov是基于哪一条法律去控制一家企业雇佣什么样的人呢?可能我太浅薄,只知道“政审”一关是挑选为gov效力的一个考察事项。其实从逻辑上也讲的通,雇主招聘什么样的雇员,他有选定的标准。“政审”是选来为gov 服务的,所以gov本身有选择权利,我们暂且认为这个雇主的要求是合理的。同样,企业也有招聘选择的权利。我想,劳动法上没有禁止雇佣有前科的人员吧。况且,某些时候还鼓励改过自新的人,创造出一定的环境让其过上安稳的日子,不至于重蹈覆撤。

那么,gov干涉雇主招聘什么类型的人是不是越权了呢?企业是追逐利润的,无可厚非,在遵守规则的情况下,再高的利润也是他们应得的,旁人不可也没必要去苛责他们一定要为社会树立某些道德层面上的榜样。作为普通民众,你可以不耻、不屑、不参与。但你不可以眼红“名利”二字去干涉一个企业的运营,一个人的职业选择,要求一个人的道德水准。毕竟你没有授予他任何权力,你又怎能去干涉他人?你所能要求的只能是你赋予代理权力的人。

所有要求他人道德高尚的人,都是伪君子。

我倒是认为,某种一时的社会风气或好或劣都是当时社会状态的一种映射。晋朝时期的“清谈”,是一种读书人没有掌握权力而放任自流的一种状态,大家都嗑药,精神恍惚。从隋唐至清末的人人争做官现象也是对“科举制度”的映射。说到底,就是整个社会的权利的分配问题。而十年时期,相互揭发,举报也是对当时制度的一种映射。再到后来留学欧美,学习新思想。都是社会制度发生改变的一种映射。

所以留于表面的基于道德层面上的社会风气的批驳,质疑,都是不本质的。而且,即便你打压得再狠,环境不改变,社会风气也不会变得如大家所想象的那么美好。

理想家梦想中都认为世界要“大同”,但是几千年来,这一美好理念终归都是梦想而已。从人性的角度来讲,放弃自我的私欲,是很难的。既然很难,那为何要放弃私欲呢?就在这一本性上制定规则,大家同时遵守这份契约,相对来讲,社会就会逐渐趋于公平了不是吗?

当然,以上只是我个人的想法。送上一首 “Above The Law”.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4 = 11